固定电话:
手机1:
手机2:
公司地址:北京市


在线客服①:
在线客服②:
在线客服③:
在线客服④:

首页 > 行业新闻 > 文章内容

三个IT理工男的故事

作者:habao 日期:2021-5-5 21:27:22 信息来源:

  泡枣儿那场饭局中大佬们围圆桌而坐,座次也相当讲究:马化腾坐在饭桌的主宾,手边是两位“请客者”——王兴和刘强东,其他互联网企业的高层们按照与马化腾的关系远近落座。

  唯一没接受腾讯投资,似乎乱入整个饭局的张一鸣,还是被朋友王兴拉来的,现在他已经成了马化腾的大患。

  颇有意思的是,张一鸣那个时候坐在马化腾右手第三位,根据坊间对于这一次东兴局的传言,这意味着当时他跟马化腾之间的关系非常不错,甚至之后还曝出腾讯准备入股今日头条的一系列新闻。

  透社曾有报道称,2020年6月16日腾讯已经通过第三方的投行,与拥有爱奇艺56.2%股权的百度进行了意向接洽,计划全盘收购成为爱奇艺最大股东。

  百度在次日通过其公关总监对外表示,爱奇艺是百度内容生态重要组成部分,“百度会一如既往地支持爱奇艺的发展”,到2020年底,各方反馈的信息显示,这场收购的谈判无疾而终。但从几家投行转过来的消息显示,百度对将爱奇艺卖给腾讯的这一个,一直都有浓厚的兴趣。

  几家投行都认为,在放弃一个不断亏损的包袱的同时,李彦宏更关注的是,腾讯能利用爱奇艺的资源筑牢与今日头条在内容领域战争的基础。

  因为在李彦宏看来,张一鸣推崇的信息流业务,其实跟百度的搜索引擎是一正一反的关系。搜索是通过用户的主动行为产生结果,信息流是通过机器分析用户的行为习惯推送结果。

  2016年9月1日的百度世界大会上,百度首次对外显露要做信息流业务的迹象。在当年的百度世界大会上,百度设置了内容生态分论坛,时任百度副总裁陆复斌在中宣布将上线日,上线多天的百度百家号在举行生态大会,陆复斌在会上表示,2017年百度将累计向内容生产者分成100亿元,所有个人和机构内容生产者都可以入驻百家号,参与百亿分润。

  李彦宏是一个认死理的IT男,百度在这件事情上投入的确实是真金白银。哪怕在那个时间段,他已经将百度这艘巨轮的航向扭转到了AI人工智能的领域。

  这也变成了之后几年,自创作团队都知道的一个事实:给分成和金最高的平台,是今日头条和百家号。

  而且在李彦宏的下,百度的搜索引擎屏蔽了来自今日头条的搜索结果,并且百度的内容团队在不停的针对今日头条推出的相关内容产品拓展自己的产品边界。

  在2018年,李彦宏甚至将百度的信息流业务提到了一个非常高的角度。他在一次内部中曾就此表示,AI和信息流业务都是百度面向下一个十年最重要的航道选择。

  但让李彦宏没有想到的是,张一鸣不断茁壮成长,他的今日头条在2018年成为了一个横跨多个领域的庞然大物。

  2019年8月10日,字节跳动全网搜索引擎“头条搜索”正式上线。有意思的是,在字节跳动的搜索产品试运行期间,张一鸣在公司内部曾这样表示:

  最新的消息显示,今日头条的网页版刚刚完成了改版,彻底变成一个类似百度一样以搜索和信息流为主的平台。

  李彦宏对外表示,投资知乎符合百度加强内容建设的战略方向,“这笔投资是为了给移动端用户提供更优质的内容和提升用户体验所做的努力”。

  李彦宏一方面自建了由百家号、百度知道、百度经验、百度百科等产品组成的内容护城河,另一方面也在通过战略合作和战略投资的方式引入各个垂直类的优质内容。

  百度、快手和腾讯、知乎,其实有一个共同的敌人——张一鸣的字节跳动,这次的资本合作也被业界看作围堵字节跳动的“第一岛链”浮出水面。

  2019年底,快手也完成了30亿美元的F轮融资,腾讯投了20亿美元,总占股比例接近20%,此前,百度已经成为快手的股东。

  这也意味着,在面对共同敌人张一鸣的时候,曾经有过一点小摩擦的李彦宏和马化腾,最终结成了同盟。

  在2019年双方还做了另外一个重要的合作,那就是共同投资有赞。因为在与张一鸣竞争的过程中,李彦宏似乎找到了制胜法宝。

  他在2019年8月20日发布的内部信中写道,“由‘搜索+信息流’组成的双引擎,‘百家号+小程序’组成的双生态,进一步凸显了百度APP超级入口的地位,促使百度APP的用户时长和搜索流量都实现了强劲的增长。”

  而与腾讯共同投资有赞之后,李彦宏借助有赞成熟的移动电商工具,夯实了百度推出面向商家协助他们做生意的小程序的地位。

  毕竟,此前百度对品牌或企业主的价值更多集中在展示和线索提供,几乎无法实现客户的业务,百度需要一个有电商交易能力的合作伙伴。

  因此双方共同投资有赞,利用自己的长处搭建服务企业的小程序网络,成为他们心照不宣迎战张一鸣的新防线年两年百度的各项投资战略可以看出,面对张一鸣的咄咄逼人,李彦宏已经意识到内容生态的重要性。

  在入股快手、投资有赞和知乎的同时,2019年7月22日,百度宣布领投国内知名儿童内容教育品牌“凯叔讲故事”C轮融资。

  同时,百度还投资了梨视频,增持了百度视频和纵横文学,战略投资了H5和小游戏领军企业蝴蝶互动,利用这些重启了内容生态构建;对外还投资了哔哩哔哩、人人视频等加强内容生态布;与此同时,百度还投资了新潮的线下广告,进一步推动互联网流量的下沉……

  但到了这个时候,李彦宏发现字节跳动的发展依然是爆炸式的,在内容生态领域,百度仍是一个苦苦追赶者的角色。

  曾几何时,李彦宏入股爱奇艺也是看中了长视频的这样一个赛道,他觉得爱奇艺有成为中国奈飞的潜质。

  正如爱奇艺创始人龚宇曾在爱奇艺成立两年时评价的那样,长视频行业就是个有钱人的游戏,有钱就玩,没钱就自动退出,“不买版权,你就死定了”。

  为了获得优质的内容,李彦宏为爱奇艺砸下的可都是真金白银。但让他很伤心的是,到目前为止,他仍然看不到盈利希望在何方。

  财据显示,从2015 年至2020年,爱奇艺净亏损额分别为26 亿元、31 亿元、37亿元、91亿元、103亿元、70.45亿元,六年合计亏损超过350亿元,这几乎已经等于了百度市值的1/12。

  目前李彦宏很清楚,以百度现在的实力,不可能在还背负着这样一个沉重的包袱的同时打赢一场内容生态方面的全面战争。

  因为业内都知道腾讯的投资逻辑在于,基于中心化的流量入口,对各类企业进行赋能通过流量和资本的优势,快速进入每一个赛道扶持现有的优势企业,从而获得超额回报。

  这意味着如果腾讯拿到了爱奇艺,就将复刻他们在网络音乐上合并酷我和QQ音乐产生的效果,从而在长视频领域形成一家独大的垄断地位。

  而这对可以放弃长视频这个赛道,专注进行内容生态打造的百度来说,既可以通过转让爱奇艺的股权获得一笔巨额资金,增加在自己主流赛道上的投入;又能在长视频领域,为张一鸣重点打造的西瓜视频树立一个看起来难以超越的对手。

  根据QuestMobile公布的数据报告,2020年中国移动互联网用户人均每日上网时长达6.2小时,这其中,视频类内容贡献最大,包括长视频、短视频、直播。

  因此,腾讯现在已经将关注的重点转向了长视频。毕竟手握“爱优腾”之一的腾讯视频,马化腾的竞争优势依然明显。

  2020年4月27日,程武开始接替吴文辉担任阅文集团CEO,紧接着,6月8 日,猫眼娱乐发布公告,委任程武为公司非执行董事。

  而程武,也是现任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影业 CEO、腾讯新文创战略的掌舵手。在他的努力下,腾讯围绕版权、IP的产业链开发已经逐渐成型,而视频平台则是整个新文创战略最重要的输出端口。

  由于2019年末疫情的影响,本该在2020年春节上映的贺岁片《囧妈》,却最终选择卖给了张一鸣的字节跳动,并由此拉开了西瓜视频上线免费电影和电视剧相关节目的大幕。

  虽然电影行业的声讨一波接着一波,但抖音、西瓜视频、抖音火山和欢喜首映的APP都获得了巨量关注,字节跳动也借此打开了电影行业的大门。

  2020年5月20日,前迪士尼高管凯文·梅耶尔成为抖音海外版TikTok CEO的消息,不光了中国,也了。虽然最后迫于美国的压力,凯文·梅耶尔成了张一鸣手下干的时间最短的外国总裁。但不可否认的是,让凯文·梅耶尔出任TikTok CEO的背后,体现了张一鸣迫切进军全球文化市场的野心。

  毕竟,在张一鸣心目中,优质内容才是留住用户的根本。放眼当前世界,内容做得最好的制作公司并不是好莱坞那些耳熟能详的知名电影公司,而是迪斯尼。

  因为,如果让张一鸣买下爱奇艺,就意味着字节跳动旗下短视频加长视频形成了闭环,真正到了腾讯在文创领域的地位。

  “腾讯提前下子,狙击字节跳动的可能性非常高”。在接受网易科技采访的时候,一位爱奇艺员工这样表示。

  而很多接触过张一鸣、李彦宏和马化腾的人,都觉得他们三个人在性格上很像。也许是共同的程序员出身,让他们的性格十分相似。

  尤其是张一鸣和李彦宏,以及Bytedance(字节跳动)和Baidu(百度),两边不光竞争的是市场,还可能竞争的是那个BAT中的B。

  

本文地址:http://www.172535.com/html/business_news/1121.html